您的當前位置為:

首頁 > 新聞中心

公司新聞


遼寧日報:敢與巨人試比高——大連重工·起重集團實現跨越式發展紀實

發布時間:2018-07-05 點擊:26604

 

今年5月1日,中國和多米尼加共和國正式建交。緊隨中多建交的腳步,大連重工·起重集團(以下簡稱“大連重工”)成功拿下多米尼加海娜港兩臺55噸岸橋生產合同,收獲了兩國建交后我國企業在多米尼加的首個外貿大單,留下了大連重工在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區的第一個印記。至此,大連重工產品出口的國家和地區已達90個。

從0到90,從風蝕斑駁到擦干銹跡,從枯守薄田到深耕藍海,這個已有百年歷史的老國企不斷提質升級的突破歷程,堪稱改革開放40年神州大地上創造的一個奇跡。

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大連重工積極踐行“四個著力”“三個推進”,發力供給側,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南拓西進深耕“一帶一路”,出口產品實現了由零部件向整機、再向成套設備的跨越。

在全國七大重機企業中,運行質量穩居前列;在巨人林立的國際重機行業中,由仰視到并肩而立……敢與巨人試比高。共和國裝備制造挺起脊梁,自有大連重工的偉岸身姿。

強筋健骨——由輕量級邁向重量級

大連重工泉水制造基地碼頭,卸船機、船用曲軸等各種高端“大塊頭”矗立岸邊,俯瞰大海。不久,它們將從這里滾裝上船,整體發運到國內外。

此情此景,令大連重工旗下的大連華銳重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裁田長軍感慨萬千,“現在,我們考慮的是產品好不好,而當年,考慮的僅僅是有沒有飯吃。沒有改革開放,我們只能生產一些‘小家伙’,根本沒有能力研制‘大塊頭’,參與國際競爭”。

改革開放之初,大連重工的前身——大連重型機器廠、大連起重機器廠,產品工藝相近、用戶趨同,在低端市場搶飯吃。兩家企業雖只一路之隔,卻不相往來。

眼瞅著老用戶陸續用上了國外的“高、大、上”產品,企業才猛然醒悟,自家產品個頭小、體質弱,只有跳出樊籠,強筋健骨才有出路!

2001年,兩家企業合二為一。隨后,大連重工奏響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三步曲”。

第一步,改革,理順體制機制。處室砍掉一半,子公司壓縮近半,剝離輔助單位,推行扁平化管理,運行效率提速。

第二步,改組,優化人員結構。大幅提升高素質、高技能人才比重,整合優秀技術人員集中攻關大型、核心產品,技術水平迅速提高一大截。

第三步,改造,重塑產品結構。從腹地的狹小廠區遷至開闊的臨海制造基地,構筑“一個總部、五大研制基地”現代企業框架,堅決淘汰老舊設備和產品,引進先進設備和理念,“大生產”的空間豁然開朗。

1+1>2,“大工業”的氣息撲面而來。

大型機械產品制造、總裝能力成倍增長,大型船用曲軸、風力發電設備等六大系列新品多點開花,大連重工實現了由生存型企業向發展型企業的轉變,成為振興我國裝備制造業的成功典范。

黨的十八大以來,站在裝備制造業新一輪競爭的風口,大連重工全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實施新產品研發、國際化經營、產業鏈延伸、傳統主導產品升級換代和核心零部件做強做大五大創新驅動戰略,大動作迭出,大手筆頻現,每年開發新產品30多個,攻克關鍵技術70多項。一個一流重工企業形象躍然而出。

傳統主導產品邁向高端,萬噸級堆取料機等重大高端裝備不斷研發出來,成為中國最具市場競爭力的風電核心零部件供應商;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多功能航天發射移動平臺臍帶塔,助力長征七號火箭發射升空;研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國內首臺“華龍一號”核環吊……

沿著新的轉型路徑,大連重工在國內外市場由賣設備向“賣服務”大步轉型,一個包含定期聯檢及報告、維修方案、倉儲管理方案、設備整改和技術提升的全生命周期服務體系日趨成熟。

改革開放之初,大連重工生產的最大堆取料機只有2000噸/小時,港機設備單機重量不超過800噸。如今,公司自主設計制造的14500噸/小時港口堆料機已是世界最大,單機最大重量達2200噸。

“小個子”長成“大塊頭”,輕量級躍升重量級,大連重工脫胎換骨的改變,讓我國重機行業“有制造缺創造”的歷史已成過去。

升級換代——傳統產品植入綠色、智能元素

初夏的遼東半島,草木競綠,山水怡情。

進入新時代的中國,綠色,是一種深入人心的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生產方式的追求——工業褪去“黑色素”,產業奔向“綠時代”。

新動力——“綠色”引擎在大連重工啟動?!拔覀円灾悄苤圃?、綠色制造、高端制造和服務型制造為方向,以創新驅動智能升級為引領,搶占裝備制造業新一輪制高點?!惫径麻L叢紅如是說。

河北曹妃甸一個煤場,龐大的翻車機穩穩“銜”住四節車廂,把車廂順時針旋轉180度,將數百噸煤輕巧地卸在輸送帶上,然后再將車廂翻轉180度回到原位……現場沒有工人,看不到粉塵,聽不到噪音。操作室里的工作人員說,煤場一天卸10列火車很輕松。這是大連重工研發的世界首套折返式三車翻車機,2013年問世后迅速占據國內90%以上的市場。

2015年,按世界最高環保標準研制的7米焦爐機械,讓煙熏火燎、氣味難聞的窘況徹底成為歷史,開創了新一代焦爐機械綠色智能制造的新紀元。

2017年,國內首臺2500噸/小時雙向連續卸船機問世,使物料在封閉系統中傳輸,全程無揚塵,樹立了“無塵港口”標桿。

不僅如此,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及的中國“天眼”——500米口徑射電望遠鏡,大連重工為其建設貢獻了“柔性并聯索驅動系統技術及裝備”,并借此項創新勇奪2017“中國好設計”金獎。

216項“中國第一”,513項發明專利。這么多“第一”咋干出來的?

答案是擁有實力雄厚的科研團隊。國家風電傳動及控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海外研發中心、院士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構建了輻射全球的前瞻性研究、產業化研究、應用性研究三層技術創新體系??蒲型度脒B年占企業銷售收入超過5%,2004年至2017年新產品實現產值525億余元,約占企業工業總產值的43.75%……

海外總包——從“打零工”到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

世界在變,不變的是持續的創新。產業分工在變,不變的是納入世界產業鏈條分工的進程。

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大連重工國際化進程驟然提速。在德國設立研發中心,在澳大利亞、馬來西亞、印度等國設立公司并招聘當地員工,形成營銷、研發、生產和服務四大體系。

在絲綢之路南線,大連重工成為印度最大的風電齒輪箱供應商。大型船用曲軸、高低壓缸等高附加值核心零部件陸續批量出口到日本、德國等國家;盾構機、核環吊、大型堆取料機等整機產品訂貨額已占企業出口總額的六成以上。

與國外企業合作,大連重工曾是“打工仔”的角色,在人家總承包的項目中干些配套雜活兒,出大力,掙小錢,看臉色。但近年來,隨著海外市場一個個打開,一批精通國際市場規則、熟悉國際產能分布的復合型人才迅速成長,在先期國內總承包取得成功的基礎上,角逐國際總承包市場的時機已經成熟。

競逐國際工程總承包項目,需要一個標桿工程。在澳大利亞羅伊山鐵礦項目國際招標中,大連重工中標9套超大型散料裝卸設備,按照最為嚴格的標準,研制出兩臺世界同級堆取能力最大的設備,成為搶抓“一帶一路”機遇的經典案例。

一炮打響,國際總承包大單接踵而來,今年更是好戲連臺。

中標阿聯酋迪拜一潔凈電廠的煤場智能化管理系統,實現了該料場從物流運輸到倉儲管理的整體EPC(設計、采購、施工),累計合同額達3億余元,核心技術研發實現十余項業界領先和國際創新,成功撬開西亞地區成套設備市場。

中標瑞士托克集團在古巴投資的鎳鐵爐EPC工程可研技術服務合同,在礦熱爐工程總包領域實現首次國際市場突破。

迄今,數十個國際總承包項目的成功案例,令大連重工的國際化經營實現了“四個跨越”:產品出口由發展中國家為主向發達、較發達國家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為主跨越;零部件出口由數量型向批量型、效益型跨越;以零部件出口為主向以整機批量出口為主跨越;由整機出口向海外工程總承包跨越。

從“打零工”到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海外收入如今已占公司收入的1/3,大連重工在國際競爭中愈加自信從容。



(來源: )
辉煌彩票下载